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纪检监察网欢迎您! 学校主页 | 审计室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警钟长鸣 > 
被“情”绊倒的“明星干部”——安徽省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委原书记刘家坤受贿案剖析
发布时间:2015-06-10 15:17:21

2014年1月10日,安徽省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太和县委原书记刘家坤受贿案进行判决,刘家坤犯受贿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情妇赵晓莉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并处罚金五十万元。

经查,刘家坤利用担任太和县委书记、太和县人大常委会主任、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的职务便利,伙同情妇赵晓莉收受他人财物合计2900多万元,为他人在承揽工程、征地拆迁、拨付工程款、公司上市改制等事项上提供帮助。

1956年出生的刘家坤,前47年的人生可以用“立志奋斗”四个字来概括。47岁时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后来会因为一个女人、为了所谓的“爱情”而走上贪腐之路,上演了一场自己弄权、情妇收钱的贪腐剧。

忆往昔:他曾是勤廉典型

鲜花、掌声、荣誉的激励和胞兄因贪腐入狱、病死狱中的警示,让刘家坤告诫自己“牢记宗旨、勤廉工作”。

1999年8月,43岁的刘家坤从部队副师职岗位转业到地方,任阜阳市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

“军队转业干部直接到地方当部门一把手,行不行啊?”在一些人疑惑的眼光中,刘家坤没有辜负组织的信任,他严格要求自己,作风雷厉风行,带领一班人着力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环境污染问题,实现了三达标(废水、烟尘、废弃物达标排放),受到市委、市政府表扬,在社会各界参与的政风行风评议中取得了第四名的好成绩,使阜阳市的环保工作跨入了全省环保系统先进行列,受到了国家环保总局的表彰。

2001年,刘家坤在环保局干得风生水起的时候,安徽省原副省长、阜阳市委原书记王怀忠因贪腐被组织调查。王怀忠案牵出阜阳市国土局窝案,国土局两名领导班子成员因贪腐被追究刑事责任,多名干部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干部职工思想不稳定,国土局的形象受到重创。

2002年8月,阜阳市委决定让刘家坤到市国土局任局长,时任市委主要领导对刘家坤说,“你到哪里都可以打硬仗”。

刘家坤再一次担起“救火队长”的职责,临危受命。他上任后和班子成员一道分析土地批租中产生腐败的原因,发现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里,不按规矩办事,要想从源头上制止土地批租中的腐败,就必须彻底扭转土地批租中少数人说了算的情况,强力推行公开、公平、公正的“阳光操作”。为此,他们用“一个市场、四项制度”来规范土地批租行为。一连串大刀阔斧的改革举措让曾是腐败重灾区的国土局面貌焕然一新。

刘家坤的工作能力和业绩得到了组织和群众的认可。他被上级有关部门授予 “国土卫士”荣誉称号。2003年,他被安徽省有关方面授予全省“勤廉兼优的党员领导干部”荣誉称号,并和其他勤廉兼优干部一道前往省直单位和省内各地市巡回宣讲先进事迹。

此时的刘家坤,除了鲜花、掌声、荣誉的正面激励,还有其在阜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任主要领导的胞兄因贪腐入狱、病死狱中的反面警示。他告诫自己,一定要牢记宗旨、勤廉工作。

2004年5月,刘家坤在《安徽日报》发表了一篇署名文章《当好国土卫士》,其中写道:“当好国土卫士,是党和人民赋予我的职责,能否在土地批租过程中顶住诱惑,是对我这个共产党员的考验。对此,我心如明镜,处之泰然。”

2006年7月,刘家坤任太和县委书记。

安徽省纪委参与查办刘家坤案的一名工作人员说,他之前与刘家坤因工作上的事有过两次接触。第一次是2003年,为了解土地出让政策去找时任阜阳市国土局长刘家坤咨询,当时的刘家坤衣着朴素、穿着布鞋,热情耐心地介绍相关政策,并说国土部门是热点部门,一定要加大反腐倡廉力度,给人感觉一身正气。

第二次是刘家坤任太和县委书记后,该工作人员前往太和了解一个信访件的情况,刘家坤口头上表示全力支持配合,可等省纪委工作人员离开太和,他立即将同省纪委工作人员谈过话的太和当地干部逐个叫到办公室,仔细盘问“问了什么、说了什么”。

刘家坤这种表面上的变化,预示着其内心思想和行为的转变。而导致这种转变的最重要因素就是他同赵晓莉产生了婚外情,并为了这所谓的“爱情”引发多米诺骨牌式的贪腐行为。

错贪欢:情妇成为他的“软肋”

刘家坤曾这样宽慰自己的出轨:同千万富姐谈感情,至少经济上不会出问题。没曾想,千万富姐的“真爱”下掩藏的是一颗欲壑难填的贪婪之心,他最终也成为贪婪的“俘虏”。

2011年春节刚过,安徽省某商贸公司董事长康某某在阜阳市一住宅小区外蹲点观察了好几天,在确定赵晓莉的住处后,他带着纸箱敲开了赵晓莉的房门。

康某某开门见山,向素未谋面的赵晓莉作了自我介绍,说他想承揽太和县莲蒲路与复兴北路地区旧城改造项目,请她做做刘书记(刘家坤)的工作。随后,康某某将纸箱以及12根金条、1幅观音画像、1条玛瑙项链送给了赵晓莉。赵晓莉收下这些后,表示愿意帮忙。康某某离开后,赵晓莉打开纸箱,发现里面装有300万元现金。

康某某想承揽太和县的工程,为何要跑到阜阳市向一个素未谋面的女人送上巨额财物?因为在刘家坤那里吃了闭门羹的康某某打听到一个半公开的秘密:“这个叫赵晓莉的女人是刘书记的情妇,是他的‘软肋’。”

2010年3月,康某某找到刘家坤,送给刘一幅价值156万元的观音画像,希望启动并承揽莲蒲路与复兴北路地区旧城改造项目。第二天,康某某就收到刘家坤托人送回的观音画像。康某某不死心,终于打听到赵晓莉这个刘书记的“软肋”,并在初次见面时就大手笔地奉上巨额财物。为尽快促成此事,康某某在一个星期之后第二次登赵晓莉家门,又送上200万元现金。

赵晓莉在收受康某某的巨额财物后,告诉了刘家坤,让他对康某某的项目给予关照。在刘家坤的关照下,康某某如愿拿到了该项目。

曾经的勤廉典型是如何让情妇成为其“软肋”的呢?这得从刘家坤与赵晓莉的交往说起。

赵晓莉于1999年成立阜阳亿达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亿达小区等工程,成为阜阳有名的千万富姐。2003年,赵晓莉承揽了阜阳市建设局办公楼建设工程,已签好合同,以协议出让方式获得用地。刘家坤正在全市力推土地公开拍卖,不同意协议出让。赵晓莉最后按照市场价拍下原本由建设局协议出让的土地,仅这一项,赵晓莉损失数百万元。

其间,刘家坤多次与建设局负责人、承建商赵晓莉协调。看似柔弱的赵晓莉做生意的气魄让有着20多年军旅生涯的刘家坤感到惊讶和佩服,因为赵晓莉在拿地成本增加几百万元之后,还按照之前合同要求去盖楼,那就赚不了钱甚至会亏本。刘家坤说:“我觉得这个女孩子厉害,还有这样干的。”

刘家坤在佩服赵晓莉的同时还有些心怀愧疚,“因为我力推土地出让招拍挂,让她损失了几百万元”。两人在工作之外的接触多了起来,从开始的喝茶、聊天,发展到出入高档会所。2004年的一天,两人发生了不正当关系。

刘家坤这样宽慰自己的出轨:找个千万富姐谈感情,至少以后经济上不会出问题。赵晓莉的举动让他感动,他每次去赵晓莉那儿,赵晓莉只要看他钱包里没钱了,总会往里面放上三五千块钱。

刘家坤任太和县委书记之后,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在阜阳市工作时只能偷偷去赵晓莉那里,而到太和工作后,刘家坤几乎每天都回“家”,回的不是法律关系上的家,而是同赵晓莉的“小家”。他对太和的同事说“回阜阳的家”,而对妻子说“在太和,不回家了”。

感情的升温让刘家坤不能自拔,其生活起居都乐于交由赵晓莉打理。有一次,赵晓莉发现刘家坤穿了件不是她买的衣服回“家”,当场气愤地将衣服剪烂。在太和县,刘家坤是一把手;在他和赵晓莉的“小家”里,赵晓莉则是一把手,刘家坤在这种独裁式的“关爱”下似乎找到了被“爱”的感觉。

2006年7月,36岁的赵晓莉生下一个男婴。50岁的刘家坤沉浸在巨大的幸福中但又有几分忐忑,担心被熟人看见,刘家坤总盼着夜幕早些降临,以便他在夜幕掩护下偷偷到医院看望赵晓莉和初生的婴儿。

如果说,刘家坤放纵自己、沉湎于和赵晓莉的感情让其成为自己“软肋”的话,那么赵晓莉生下的那个男孩在后来就成为击溃他廉洁从政防线的“重磅炸弹”。

贪欲起:情妇收钱他办事

“在太和县干工程没有刘书记的支持是干不成的。”大权独揽的刘家坤在情妇收受他人巨额财物后,对请托人的“关照”可谓立竿见影、“办事”不遗余力。

刘家坤在《当好国土卫士》一文中写道:“如何过好亲情关,处理好亲情与原则的关系也是我常遇到的一个问题。刚到国土局工作,我就与妻子、孩子约法三章:第一,不要以我的名义与任何开发商接触;第二,任何人、任何时候来送礼,不准开门,更不准收;第三,不允许为双方亲戚安排与我职务有关的事。”

国土局长刘家坤与妻儿的“约法三章”是管用的,但在县委书记刘家坤同情妇赵晓莉的关系里,却彻底失效了。

在得知赵晓莉收了康某某第一笔钱物后,刘家坤第一反应是让赵晓莉将钱物退回去。赵晓莉一改之前的温顺形象,哭闹起来:“和你好的这些年我没要过你一分钱,孩子出生后,我没时间打理生意,难道要坐吃山空吗?孩子慢慢长大,在阜阳生活迟早要暴露,我们到外地买房、生活、孩子上学,不都需要钱吗?”

刘家坤廉洁从政的防线在赵晓莉的哭闹和自己的侥幸心理面前崩塌了。他不再要求赵晓莉退回康某某所送的巨额钱物。

不久,在赵晓莉的安排下,康某某到刘家坤办公室具体商谈了项目开发事宜。刘家坤随即安排时任太和县副县长李某某抓紧时间研究并启动该项目,又分别向太和县政府办副主任、规划局局长徐某和房产局局长岳某某打招呼,安排他们抓紧落实该项目。在刘家坤的支持下,2011年7月,太和县人大通过决议批准了对该地块进行旧城改建的立项,并同意康某某的公司为该地块旧城改建的唯一筹备单位。2011年8月,康某某为表示感谢,再次送给赵晓莉200万元现金。后来,赵晓莉将收受康某某700万元现金、黄金及字画等财物如数告诉了刘家坤。

“在太和干工程没有刘书记的支持是干不成的”、“赵晓莉是刘家坤的‘软肋’。”消息不胫而走,深谙此中“奥妙”的早已不止康某某一人。

2010年初,个体商人韩某与赵晓莉长子王某某结识。韩某向王某某提出希望得到刘家坤关照,并承诺如获得项目,利润各一半。王某某答应帮忙,并让韩某自己打听太和县的工程项目建设情况。

2010年3月,韩某想承建太和县大通路拓宽改造项目,找王某某要其请刘家坤帮忙,王某某答应并告诉了赵晓莉,赵晓莉将韩某请托事项及承诺事成后给好处一并告诉了刘家坤,请他给予关照。在刘家坤的安排下,韩某参与竞标的某建筑公司顺利中得大通路拓宽工程项目二标段。

2011年至2012年春节期间,为解决资金困难,早日得到工程款,韩某再次找到了王某某请求刘家坤帮忙协调。随后,刘家坤向该项目发包方负责人、太和县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赵某打招呼,要赵某尽量给予解决。在刘家坤的关照下,开发区管委会先后五次拨款,共拨付2200万元工程款。

韩某为感谢赵晓莉、刘家坤等人的关照和支持,分多次送给赵晓莉及其子王某某共计450万元。赵晓莉在每次收取韩某所送现金后,均告诉了刘家坤,但没有告诉具体金额。

使诡计:花样翻新 手段隐蔽

贪欲膨胀的刘家坤开始主动出击,或暗示索贿,或投资入股、收受干股,聚敛财富;却又如惊弓之鸟,一有风吹草动,就心惊胆战,边收边退,侥幸作祟。

赵晓莉所生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刘家坤害怕被媒体曝光、组织查处。为了安全起见,也为了孩子上学不被人指指点点,赵晓莉母子搬到上海居住,刘家坤在周末赶过去“团聚”。

习惯了在太和被前呼后拥的刘家坤到了上海,一下子感到巨大落差,无论是金钱财富,还是言谈举止,他都自愧弗如,“别人住的高档小区,进出的人个个珠光宝气,出入的都是高级轿车”。赵晓莉也时常向刘家坤抱怨,经济不宽裕,担心坐吃山空。

为了给孩子创造更好的生活学习环境,也为了自己退休后与赵晓莉母子一块儿生活,“弥补对‘小家’的亏欠”,刘家坤盘算着在上海再买一套大房子,并为今后的生活积攒足够的财富。

如果说刘家坤之前吸取胞兄贪腐落马的教训是告诫自己廉洁从政的话,那么此时的刘家坤已将胞兄落马归咎于其直接收钱风险太大。为规避法律,逃避组织调查,刘家坤所有的受贿款物均通过赵晓莉之手收受,他没有经手一笔,却心知肚明。在受贿手法上,刘家坤和赵晓莉也是花样翻新。

刘家坤开始主动与太和当地“有实力、有本事”的老板们频繁交往,应酬不断。在觥筹交错间,刘家坤总是喜欢聊“北上广”的房价如何昂贵、大城市的生活和教育如何好等话题。言者有意,听者用心,一群有所求的商人们自然不会放过这投其所好的机会。

2010年下半年的一天,曾在项目开发等方面得到刘家坤大力“帮助”并希望继续得到“帮助”的安徽某集团董事长刘某某在聚餐后,直白地向刘家坤表示愿意资助他在上海买房。2011年1月初,刘家坤向赵晓莉提及此事,两人觉得直接收钱风险太大,商议决定以投资入股或借贷的方式获得刘某某的钱款。随后,赵晓莉与刘某某联系,转达了刘家坤以投资的方式收取高额回报的想法,刘某某当即表示同意。

为了规避法律,赵晓莉以投资入股为名转1000万元到刘某某公司账户,10天后,刘某某即转回赵晓莉指定账户2000万元。不久,刘某某又送给赵晓莉300万元的“装修款”,共计1300万元。

安徽某制药公司董事长王某某为寻求刘家坤对公司上市的帮助和支持,向刘家坤提出赠送职工原始股,一旦公司上市成功,即可获得高额回报。

刘家坤考虑到接受企业所送干股严重违纪违法,坚持表示要现金入股。由于该公司原始股只面向中层以上管理人员配售,2011年4月,刘家坤安排赵晓莉带50万元到王某某公司办理了一套虚假的招工手续之后入股。王某某为表示诚意,又多送给赵晓莉35万元的原始股。为了掩盖所送的35万元干股,王某某给赵晓莉出具了一张借款50万元的虚假借条,约定利息1.2%,并将借条日期提前,以此计息35万元。至此,赵晓莉共持有了该公司85万股原始股(一元一股),实际上,这35万股就是受贿的干股。

2007年至2012年间,刘家坤通过赵晓莉收钱、自己办事的方法,除收受开发商康某某、韩某、刘某某等人巨额财物外,还先后收受褚某价值95万余元的宝马730轿车一辆、以及外籍客商杨某某垫付赵晓莉母子移民香港的手续费16万余元。

刘家坤虽说没有经手一笔贿款,但也是做贼心虚。2011年10月,安徽省委第五巡视组在太和县巡视,刘家坤担心收受康某某财物的事情暴露,要求赵晓莉将钱物退给康某某。2011年12月,赵晓莉将康某某所送的700万元现金和观音画像、金条、玛瑙项链全部退还,并通知康某某,让他做好接受省纪委调查的准备,订立攻守同盟。

2012年4月,刘家坤在接待群众上访时,上访群众反映大通路工程有县领导的股份,县领导收了400多万元,他心里一惊。刘家坤回“家”后问赵晓莉韩某送钱的金额,赵晓莉如实告诉了刘家坤。刘家坤担心此事暴露,安排赵晓莉将韩某所送的450万元现金退还。

此外,刘家坤、赵晓莉还与另两名“可靠”的行贿人订立了攻守同盟,对抗组织调查。

但这一切都为时已晚,刘家坤这个曾经的“明星干部”为“情”绊倒、滑向贪腐深渊,自己和情妇一起进了监狱。

办案者说

钱色合流 必致毁灭

刘家坤因贪腐落马,是信仰的失落、利益的诱惑、人性的弱点在缺乏监督的权力面前的全暴露。

刘家坤曾被评为“国土卫士”,并于2003年被安徽省有关方面评为全省“勤廉兼优的党员领导干部”。后来,由于其深陷婚外情,他的人生之路偏离了航向,理想信念被享乐、贪欲所腐蚀。为满足一己私欲,他带头破坏土地制度。

刘家坤在土地开发市场的肆意妄为,造成太和县土地市场乱象丛生,破坏了当地的发展环境。私改规划、私调建筑容积率、乱建违章建筑等现象层出不穷,太和县一批干部上行下效,分管副县长、县国土局局长、规划局副局长等相继因贪腐被查处,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太和县土地开发、房地产市场系列腐败案件表明,当前的改革仍不到位,政府过多地介入到土地开发、矿产资源出让等经济资源的配置,给权力寻租留下了空间。

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有法律法规规定,有县委、县政府的工作程序约束,但面对刘家坤这个一把手的强势,法律法规被抛开,工作程序变成了一纸空文,刘家坤也因此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典型,从“国土卫士”堕落为“土地巨贪”,从“明星干部”变为“阶下囚”。

刘家坤的转变,为我们再次敲响了警钟,对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的监督约束,必须有更科学完善的制度设计,必须从根本上改变一把手“一言堂”现象。

此案还告诫我们,领导干部一定要远离声色犬马,严防玩物丧志。刘家坤的身败名裂归根到底是他自身修养出了问题,然而其情妇赵晓莉在其中所起的“催化”作用也是显而易见。为了让赵晓莉母子过上安逸乃至奢华的生活是刘家坤收受巨额贿赂的主要驱动力。在赵晓莉的甜言蜜语和哭闹下,刘家坤的廉洁从政防线动摇、崩塌,最终不择手段,以身试法,难以自拔地坠入贪腐深渊。

七情六欲人皆有之,然而道德有高尚、低劣之分,情趣有健康、病态之别。古人曰:“声色者,败德之具。”领导干部权力在手,一旦沉溺声色,必定丧失信念、丧失原则。

掩卷深思,祸生于淫逸,患始于声色。刘家坤的殷鉴就在眼前:钱色合流,必定是一条毁灭之路。党员领导干部要牢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力争做到“为官一任、造福一方”,自觉抵制诱惑,慎重走好人生每一步,即使不能留名青史,也会让人生更有价值。(记者 尹健 张璐 李雪原)


上一篇:不可小觑签名笔迹
下一篇:聪明反被聪明误
Copyright © 2015 中共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纪律检查委员会 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监察处 版权所有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西沣路兴隆段266号纪委办公室(南校区办公楼403室) 邮编:710126 电话:029-81891725